牡丹江市震泰金属材料有限公司:建国路拍摄记|正春和布店没有被开发商拆掉,被保留了下来

来自:富杭天城机械设备有限公司

我在建国路出生,我在建国路长大,漫漫岁月,风情万种,建国路是一个令我梦魂索绕的地方。应该说,去任何一个场合,凑个热闹,侃侃建国路历史文化这个题目,我肯定能行。

从前的建国路南起中山路,北接北丽桥,长885米,宽9米。旧时南段称大落北,北段称北大街,抗日战争期间,沿路房屋多被日寇烧毁,后由当地商界修建复市。

据载,该地出土的一块宋代(公元1113年)砖刻上,早已记录了此街人和丰顺,商肆云集的盛世景象。建国路是一条老街,它的过去能告诉牡丹江市震泰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什么?

这不是几句话能够说清的事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建国路作为嘉兴历史和商业的载体,它真实地记录了一个地方的兴衰荣辱,积淀着一座城市的文化底蕴,也体现出嘉兴人的精神追求。

可以说,建国路是物化的嘉兴历史的见证。如今,建国路己经到了新的开发建设时期。就在一次建国路历史文化研讨会上,我听到在场的一位政府官员说:“建国路的开发建设,一方面要重现建国路老街的繁华场景,另一方面又要让建国路代表嘉兴的未来。”这是一个值得称道,很有积极意义的经验之谈。建国路将如何一步步地走向繁荣的明天,大家一直都在翘首以盼。

而我呢?作为一个从它那里得到过身心滋养的人来说,面对新旧交替的街景,常想起自己和建国路那段深深缘份,心头总有一番家园之恋的震动。

怎样才能表达自己的真诚呢?无疑,拿起相机,争取时间去拍下建国路改建前的街容巷貌,这也是一个最直接的方法。世事有古今,照片见变迁。为着沟通历史,为着完成内心的希求,我没有让行动稍有停顿,那时候,我很快拿起照相机,把镜头对准了嘉兴建国路。

1996年7月18日下午,我裹挟着一种专注的热力,在建国路店铺正式动迁(一期)的前二天,抢在封路拆屋之先,奔波于街巷里弄,拍下了40余张快要被新貌所更换的嘉兴建国路老照片。

拍摄开始时,我凭借着在此条街上土生土长、息息相关的亲身感受,去寻访遥远年代遗落在那里的望吴桥、众安桥、孩儿桥、香花桥、菩萨桥、板桥的影踪。

转身过来,我又从众多文字记述的启悟中,去捕捉西仓弄、火弄、塔弄、椿树弄、张家弄、竹篱弄、混堂弄的身影。

稍息间,我从口袋里摸出一份记有建国路诸多老字号商铺的纸笺。这些记忆犹新的店名,现在拍得到的已不多了,如果有谁还珍藏着这些老字号照片,可想而知,我一定会闻风而去,只是上门看一眼也就很满意了。

正春和绸布局、高锦华棉布局、同福昌绸缎局、四明堂中药局和春华园、童天成、韩同德、吴震懋、久大、五芳斋、震泰甡……

尽管大都已在岁月流逝中像烟雾一样随风飘去,飘得很远很远,但它们响亮的名字,却多少会告诉后人许多质朴无华的故事,从中几乎可以透见建国路商业起步中最隐秘的内层。

拍照路上,还不时有居住在这条街上的熟人跟我招呼,有同辈的,有小字辈或小小字辈的,也有脸上皱纹深刻,身体煞是硬朗的老一辈。见面时,无论谁先开口,牡丹江市震泰金属材料有限公司总是把建国路的话题挂在嘴边。

在场有一位城建部门工作的老兄说:“这次建国路动迁改造,正春和布店的旧式三层(假四层)洋房楼面会被保留下来。”

他还说:“有个当年随国民党军队退走台湾的嘉兴人,最近回乡省亲时特地去走了一趟建国路,时过境迁感叹万千,他热泪盈眶地对陪同人员说,‘现在建国路上只有正春和布店的洋房楼面没有拆掉,要告诉你们的政府部门,保护好历史文化遗存,才对得起牡丹江市震泰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的子孙后代啊。

正春和布店就这样没有被开发商拆掉,被嘉兴政府部门及时保留了下来。

关注、回顾和参与都在这些对建国路饱含深情、不尽相同的表达方式中流露出来。

虽说我是去拍摄老街、感受变化,即便如此我也不能疏远他们,因为,在这无拘无束的交谈中可有多少说不完、道不尽的意蕴啊!

后来,在建国路天宁寺街口,我举起相机,找了一个合适的地方,为这些曾经是相邻的老小按动了快门。

街头巷尾到处张贴着“最后三天,拆迁大甩卖”的海报,商家们或若有所思或眉飞色舞的神情已告诉了人们,置身于这样的旧城改造气氛中,对生意人来说,其内心的冲击是多么的强烈。

然而,在这种难逢的历史背景下,我却有机会同时拍到了建国路“邻里大团圆”的镜头,真可谓收获不小啊!

摆在面前的嘉兴建国路老照片,它给牡丹江市震泰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留下了挥之不去的追想,也为牡丹江市震泰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呼唤着由远及近的祈盼。说句真话,像这样令人难忘的拍照情趣,我很想对每一位关心建国路历史变化的人去一一叙说。

--END

庞艺影文/摄影

主营产品:不锈钢管材,不锈钢线材,不锈钢棒材,不锈钢带